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用户中心
© 2005-2019 曲指算来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十年多了。每当思念父亲的时候我总会长夜难眠辗转反侧. 父亲在世的许多往事都历历在目。我的家乡在䂊宛平原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一生辛苦生养了我们六个子女由于生活拮据排行老三的妹妹从小就被人抱养了父亲去世前的第三年才认亲。在大锅饭的年代为了多挣工分父亲每天都是晚睡早起先把自己家的水缸挑满水再把叔父家的水缸挑满 因为叔父工作在外婶子带着四个孩子不容易。挑完水父亲还会把院子扫一遍再唤起要上早学的我才去出工干活。那时是生产队敲钟干活早晨干一两个小时回家吃饭然后上午下午再干。一天下来父亲能挣十个工分至于能拿多少钱看年底的收成了多则几百元少则几十元。虽然父亲挑水扫地时的动作很轻还是有动静的邻居们给父亲起了个绰号叫打鸣鸡。只要邻居听到动静,都知道父亲已经挑好水开始打扫院子了。那时候没有自来水全靠早晨到水井里挑水吃,在加上全家洗衣或喂养牲畜我家的水缸能盛三担水。当时不懂事的我常常埋怨父亲喊我上学早了打断了我的好梦。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